新浪三分彩开奖记录欢迎您的到來!

<font id="1rj5r"></font>

<p id="1rj5r"><delect id="1rj5r"></delect></p>

<p id="1rj5r"><output id="1rj5r"></output></p><noframes id="1rj5r"><p id="1rj5r"><output id="1rj5r"></output></p>

<p id="1rj5r"><video id="1rj5r"><delect id="1rj5r"></delect></video></p>

<p id="1rj5r"><p id="1rj5r"><font id="1rj5r"></font></p></p>
<p id="1rj5r"><p id="1rj5r"><delect id="1rj5r"></delect></p></p>
<video id="1rj5r"></video>

<p id="1rj5r"><output id="1rj5r"><font id="1rj5r"></font></output></p>

<video id="1rj5r"><p id="1rj5r"><delect id="1rj5r"></delect></p></video>

<video id="1rj5r"><output id="1rj5r"></output></video>
<video id="1rj5r"></video>
<p id="1rj5r"><output id="1rj5r"><font id="1rj5r"></font></output></p>

<p id="1rj5r"><output id="1rj5r"><font id="1rj5r"></font></output></p>

<video id="1rj5r"><output id="1rj5r"></output></video>
<p id="1rj5r"></p>
<p id="1rj5r"></p>

<video id="1rj5r"></video>

<video id="1rj5r"></video>
<p id="1rj5r"><delect id="1rj5r"></delect></p>
<video id="1rj5r"><output id="1rj5r"><delect id="1rj5r"></delect></output></video><noframes id="1rj5r"><video id="1rj5r"><output id="1rj5r"></output></video>

<p id="1rj5r"></p>

<video id="1rj5r"></video>
<video id="1rj5r"><output id="1rj5r"><delect id="1rj5r"></delect></output></video>

太 原 道 >> 山西民俗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atttk.sit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戲曲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溫暖鮮活的春耕圖

  正是春耕時節。田間地頭一派忙碌的景象。喚醒沉睡的土地,播撒希望的種子,美好的季節帶給我們無限的遐想。老年朋友記憶中的那一幅幅春耕圖,鮮活而溫暖,帶我們回到遠去了的農耕生活,那是一種艱苦卻又充滿快樂的生活,洋溢其中的一種力量讓我們回味無窮!幷

 

開荒耕地種五谷

                                 常崇亮

    我的老家在交城縣陽渠村。我從小學1-6年級都在陽渠村完全小學讀書。當時的農村學校,每逢春種、秋收都放農忙假,讓學生們回家幫助父母參加力所能及的田間勞動,養成熱愛勞動的習慣。

    我的父母親在農村以種地為生,過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農家生活。每逢春種、秋收則早出晚歸,勤勞一生。農村的住房多為獨家獨院,我家的院子比較大,常年養雞、養豬,所賣雞蛋和豬肉的收入除補貼家用還供孩子們交學費購買學習用品。19487月交城解放后,為盡快發展生產,改善民生,政府鼓勵農民開荒種地,我家積極響應,在本村村外的白石河灘地開荒。我們兄弟三人利用農忙假日幫助父親開了二畝荒地。

    開荒耕地是一項強體力的勞動,父親用镢頭深刨地里的蘆葦草根,兩個弟弟跟在后面撿出草根,堆放在路邊,由我負責點火燒,由于草根潮濕點火不易燃燒,濃煙四起,又熏又嗆,使人直流眼淚。為了保地里的墑情,必須及時用耙子把翻了的土地耙平,我們兄弟三人的手上都磨出了血泡。就這樣我們強忍著陣陣疼痛,回頭看到身后開出的荒地,頓感無比快樂。

    農諺曰:“谷雨前后安瓜點豆”。我家在開出的荒地上種了玉米、黃豆、高粱、土豆、南瓜和谷子等。種谷子既是一項強體力勞動,也是一項技術活兒,當時農村種谷子的耬有單腿耬、雙腿耬和三腿耬。谷子的品種有黑谷子、毛谷子和紅谷子等,我家選了雙腿耬,品種是營養更好的黑谷子。由父親搖耬,我駕轅,兩個弟弟拉偏套。要想把行距一尺的地垅種直,關鍵是駕轅的要掌握好方向,由于兩個弟弟用力不均,一個偏東一個偏西。后來我們在前面插上樹枝,大家都朝一個方向用力,果然不錯,不僅種谷的地垅比較直了,而且提高了種谷的效率。

    “春雨貴如油”,蒼天不負有心人。剛種下五谷的第二天就下了一場雨,十多天后谷苗破土而出露出了笑臉。我們一家人忙著間苗、鋤谷子。間苗、鋤谷子也是一項苦差事,人要蹲下去疊成三疊,累得汗水直流,正如古詩所云“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

    間苗、鋤草后還要實時施肥,加強后期的追肥和田間管理。一穗穗谷子低頭彎腰好似狼的尾巴。

    一份耕耘,一份收獲。秋天是收獲的季節,我家收的豆子、玉米、高粱、谷子等,除家里吃以外,還送給親朋好友品嘗我們自食其力的無公害雜糧。

 

跟父親學種田

                                  閻光仁

    上世紀40年代,我15歲時上小學四年級,農忙時就跟著父親下地勞動,因為父親的腿是殘疾,不能干跑腿的重活兒。

    我們家在交城縣城南,土地平坦,春耕時,遇到天旱就在刨地前用水澆一次。澆地時父親扳轆轤,我回畦畦。我們用的栲栳有兩只水桶那么大,是用柳條麻繩編成的。有一次,父親扳轆轤的時間長了,我怕累著他,便替他扳。我站在井邊,左手壓著轆轤,大膽地把栲栳放下去,“轆轆轆轆轆”響聲一停,“咚”的一聲響,栲栳下去了,隨即往上一提,水滿了,就一下一下地往上扳,把水倒掉,周而復始。扳了一陣已力不從心了,我憑堅強的毅力堅持到母親送來了早飯。

    刨地前,還要讓我把地里的柴草清除掉,撒上農家肥。把地從頭到尾翻出來。然后再把地用耙子耙好,地堰整理好。經過我們的精心作務,地平整、疏松、溫潤,地堰筆直。大地母親已經做好了孕種育苗的準備。

    拉耬種高粱。拉耬,一般人家用驢、騾或男壯勞力。我們怎么辦?我看看父親,父親看看我,父子倆在不言中形成共識:我拉耬父親扶耬。我毫不猶豫地站在兩耬桿的中間,跨上拉繩,架起耬桿前行,父親扶持著耬把左一下右一下地搖著。耬兒上斗子里的種子順著耬腿均勻地流到地里。進行中,我感覺到父親搖耬的用心和他心情的無奈。

    接著,拉動兩個石滾是我的事。我戴著用柳條編成的涼帽,右肩膀挎著拉繩,拉著石滾走了一趟又一趟,把溝壟軋得瓷瓷實實。累了坐在樹蔭下休息,順便磕打磕打鞋里的土,放松放松。

    我從小跟父親學種田,既學會了耕種的技術,懂得了珍惜糧食,樹立了吃苦耐勞的精神,回想起來獲益不少。

 

 

耕耘幸福的人

                                  王之保

    我的家鄉是陽曲縣東黃水鄉的一個貧窮的小山村。記得小時候,全村只有六七十戶人家,人少得多,靠天吃飯,生活貧困不堪。

    我家耕種著六七十畝干旱地,春種秋收成為最大的難題。其原因有二:一是土地離家遠,得自帶干糧上地,中午不能回家。二是父親左手殘疾,在省城幫伯父料理運輸業務,我大哥被過繼出去,我們弟兄姊妹六個不懂農田操作,全靠姥爺幫助,指揮我們干這干那,老爺成為我家的主要勞力。春秋四季的農活由姥爺安排。在我心中,他是給我們耕耘幸福的人。

    姥爺一大把年紀,兒子在解放戰爭中犧牲。我母親擔心他過度悲傷、孤獨,就一直讓姥爺和我們生活在一起。他把我們的家當作自己的家,對我們小輩十分關愛,我們也很尊重他老人家。

    春耕期間,母親早早做好了飯。小米干粥、尖椒土豆絲等讓姥爺和我吃得飽飽的,中午帶幾個窩頭老咸菜和一軍用水壺的水。每次上地出行,總是我牽著大黃牛走在前面,姥爺扛著犁耙跟在后面,他快樂地哼唱著家鄉的小調,就像要去趕集。

    左鄰右舍都把我姥爺當作管理農田的行家里手,一切農活都跟著我姥爺的腳步走。

    春耕時,我姥爺的手總要把田里的土一把把抓起來、搓一搓,并聞一聞泥土的味道。他滿懷信心地說:“這土情好,下種適時,今年又是個好收成!崩褷斦评珑f很有訣竅:手輕扶,眼向前,腳步穩,撒種勻。耕種的田地豎看成行,像一副精心耕作的圖畫。姥爺常教導我們,干農活絕不能馬虎,人哄地皮、地皮哄肚皮。有時他在地頭用餐時吃著香甜的窩頭總會哼唱幾句古詩:“春種一粒粟,秋收萬顆籽。只要用心干,老農會得福!彼缘闷錁,也逗得我們歡笑不止。

    姥爺干活就像老黃牛,吃的是草,擠出來的是奶。他吃喝穿戴從不講究,每次干活回家來,洗了手臉后總要先拿起冷窩頭啃。邊吃別用左手接在嘴下,生怕掉下一點點渣子。他吃得那么香甜,比吃糕點都過癮。姥爺說,自己耕種的新鮮玉米、自己享受,這是種田人的福氣!

    姥爺在我家當“長工”十余年,留給我們后輩的是他那勤勞樸實的老農風格和如何做人處事的高尚品質,他的言談舉止永遠銘刻在我心中。

 

爸爸翻土我撒種

                                 李栓林

    時下,清明已過,谷雨欲來,正是一年春耕農忙的好時節。觸景生情,我情不自禁地回想起上世紀60年代跟著爸爸多次去自留地里春耕播種時的情景。

    1962年,除了爸爸在太原工作,媽媽領著我們兄妹回到了故鄉——陽曲縣大盂鄉大泉溝村居住。村里按每人三分耕地計算,分給了我家一畝半地。當時,媽媽體弱多病,我們年紀尚小,種地的繁重活計,由爸爸挑起。

    春天,星期六的下午,爸爸騎著他的老式“飛鴿”自行車,從太原動身,一路風塵仆仆奔波45公里;氐郊液,趁天沒黑,趕緊換上農裝,頭上圍著“陳永貴”式的雪白毛巾,扛起鐵鍬向我家的自留地走去。有時我已放學回家,幫爸爸背起了媽媽灌好的“甜草根”水壺,跟著爸爸走向地里。

    我家離地里不遠,一到地頭,爸爸雙手合起,猛搓幾下,再往手心吐口唾沫,雙手攥鍬把,右腳蹬鍬背,嚓嚓地翻起地來。每一鍬能翻兩寸左右寬、三寸多深的土。經過一冬滋養,黃里泛著淡淡黑色的土,帶著濃濃的濕味翻起身來。我踩上去,如站在海綿墊上。爸爸爭分奪秒地翻著地,每蹬一下“嗨”一聲。須臾,額前的汗水順著白毛巾“唰唰”地流下來。我勸爸爸歇歇,他卻說:趁能看見,再翻一會。用袖子擦擦汗,喝上幾口“甜草根”水,繼續翻,直到天大黑了才收工。

    第二天,天空麻麻亮,村莊靜悄悄,大多數村民還睡覺,爸爸輕輕關上門,從家出發了。一到地頭,又“嚓嚓”翻起地來。

    上午,媽媽把煮好的雞蛋、烤得焦黃的玉米面窩頭片和灌得滿當當的甜草根水水壺,給了我們兄妹,讓我們送給爸爸。

    老遠,我們就看到,爸爸在地里緊張忙碌著。腳,吃力地蹬鍬背,一鍬鍬黃土被翻起,春天金燦燦的陽光,映照在被黃土蹭得瓦亮的鍬刃上……

 

菜農春耕忙

                                 史志強

    我們村屬于太原近郊,幾十年前就種菜,我至今對每年的清明過后、鄉村大地上菜農們忙碌的場景記憶猶新。

    種菜比種糧的土壤條件要求高,土地深翻以后,還得用一種能把土塊弄碎的工具來鼓搗!鞍易印痹谝粔K田里來回耙幾遍后,這塊田里的坷垃就不見了。然后是平整土地,方方正正的一塊菜田里,要基本達到東頭與西頭、南面與北面成水平狀,這才能保證灌溉的時候,過水都均勻。菜農們煉就了“火眼金睛”,大多能憑直觀把高的地塊去掉、低的地塊補起來。上面的步驟完成后,就該在這塊柔軟的田里砍“窩兒”了,用的是那種類似于“推雪板”的工具,但柄頭為鐵板材料,木手柄。這件有些重量的農具舉過頭頂,下落的時候有意使些勁,栽培一顆菜秧的“窩兒”就落成了。這樣的動作,男人們不知要反反復復多少次,連續不斷的幾小時下來,胳膊總要酸痛。婦女們也不輕閑,提上滿滿一籮筐肥料,在這些砍下的每個“窩兒”里施肥,不停地彎腰又直起。

    溫室里培育出來的菜秧苗肥葉壯,把它們移出到大田里的日子,男女老少齊上陣的景象尤為壯觀。在溫室里,有幾位年紀大些的技術人員坐在小板凳上出秧兒,每株菜秧被分割成四方的“土蛋”,小心翼翼地放籮筐里,隨后年輕人用扁擔挑起它們便“托運”走了。你回來他過去,用竹木制作成的扁圓長條形扁擔,發出的“咯吱咯吱”的響聲,年輕人抬起頭來時,臉上露出的卻是歡樂的笑容。

    年輕人到達目的地以后,松開扁擔上的鐵鉤松口氣,接下來的任務交給了婦女和孩子們。他們從籮筐里把菜秧當寶貝似的安放到預先砍好的菜秧“窩兒”里,然后把每株菜秧豎直后用周圍的土埋住,最后有人及時用水泵抽出來的水給這些菜秧灌水。

 

撒糞

                                  陳士琴

    1965年的春天,我已經是一名自愿到農村插隊幾個月的知識青年了。

    我插隊的地方地處丘陵地帶,一塊塊梯田錯落有致地一壟連著一壟,宛如盤旋在山頭的長龍,煞是壯觀。

    冬去春來,一年中最重要的春耕就要開始了。清明前后,種瓜點豆。時令不等人,農民最擔心的就是春季干旱少雨,農活跟不上趟,誤了播種的大好時機。因此,隨著節令的到來,擔糞、撒糞、擔水抗旱等一項項農活接踵而來,緊張而有序。

    當時我在生產隊長老許領導的生產小隊勞動。那天,許隊長帶著我們幾個插隊青年和村里的一群年輕人要趕在播種玉米的隊伍前去撒糞。那時候種地基本不用化肥,使用的肥料,都是積下的大糞和漚的秸稈肥等。

    下地后,許隊長把我們分配到幾塊相鄰的地里,教我們把堆在地里的那一堆堆糞土,用鐵鍬反著繞圈撒開。別看撒糞這個活計,可不簡單,要求拿鍬的方法要對,握鍬要緊,撒出去的糞土要均勻,要達到糞堆周圍的一定距離。不能一鐵鍬就撒在一堆,或是撒在自己的腳下,而是薄薄地鋪在四周,讓土地充分均勻地吸收著營養。

    我是第一次干這個活,拿了幾個月鐵鍬的手雖然也磨出些小繭,但撒糞的方法一下子還掌握得不好,撒出去的糞土不是不勻,就是撒得不遠。許隊長在上下的幾塊地跑來跑去,不厭其煩地教我們,給我們做示范。慢慢地,我能撒勻了,撒遠了,質量保證了,速度也提高了。遠處看去,那一堆堆的糞土旁,每個人舉鍬撒糞到半空中的動作就像天女散花似的。又學會了一項農活技術,我開心極了!

    初春的清晨,涼絲絲的春風陣陣飄來。散發著肥料氣息和土地清香的大田里,經驗豐富的老農扶著鐵犁,趕著牲畜在前面犁地,后面跟著的人在播撒希望的種子。我仿佛看見了秋后金燦燦的玉米堆成了小山……

 

深翻土地

                                 張福清

    我的家在山西孝義的農村。16歲前,我在本村、本鎮上學,對村里春耕的事情很熟悉。

    我的父親在農村趴了一輩子,是地地道道的老農。他經常對我說,一年之計在于春,春天要辛勤耕作,秋后才能有豐收的成果。俗話說“人哄地皮,地哄肚皮”,人要在土地上馬虎,土地就給你長不出糧食。每到春天,我父親下地,都要帶著我,教我如何耕作和下種,等苗子出來后,他又教我如何鋤田。他告訴我,春耕是一年中的第一道工序,關鍵要把土地深翻好。1958年,正是“大躍進”的年代,掀起了“大辦農業”的熱潮,當時號召深翻土地,向土地要糧食。據說深翻土地能改善土壤的物理性狀,增加蓄水保墑能力,能促進微生物的活動,改善莊稼營養條件,有利根系生長發育,促進莊稼生長健壯;能消滅雜草,減輕病蟲危害等。當時人們一人一把鐵鍬,開展了深翻土地的運動。我盡管年紀還小,也一樣參加到深翻土地的活動當中。確實,這樣做效果還是很好的,一份辛苦,一份收獲,糧食還是增產了;叵肫甬敃r那種自己勞動、自己收獲,到了秋天能吃到當年的糧食,那種“香噴噴”的味道,至今都直流涎水。

 

                                  郭俊生

    1968年,由于家境貧寒,我不得不放棄正在就讀的高小二年級學業,輟學回村正式成了婁煩大隊第一生產小隊的一名社員。

    我清楚地記得,當時正好是開春季節。而在農村,開春的第一件事,就是往地里運送肥料,化肥當時在村里還沒有投入使用,主要是農家肥料。這些農家肥料要在短時間全部運送到每塊地里,幾百人的生產隊僅靠七八頭毛驢馱顯然是不夠的。這樣,全村的男女壯勞力的第一任務就是挑起簍子往地里送糞。

    為了多掙點工分,我也挑著簍子加入到這個行列。隊長看我年齡還小,就勸我說,孩子,挑糞是大人們干的活,你就別去了,一挑子糞少說也在八九十斤,又是往山梁上挑,你根本就不行。我聽了隊長的話,還不服氣,你還沒見我干,咋就知道我不行呢?隊長看我態度堅決,就對我說,不信,你試試挑一回。我說,試就試,挑不上去,你不要給我記工分就行了!

    我迅速用鐵锨裝了一挑子,就和大家一同出發了。剛開始,因為在平地,又是憋著一股勁,并沒有覺得什么,還以為是隊長故弄玄虛的。我輕松自如就走到了坡底。喘了口氣就開始爬坡了,坡度大約在30度左右,爬坡不比平地,費力又費時,不一會兒,我就渾身是汗,氣喘吁吁,肩上的擔子感覺越來越沉了。這時,我才真正體會到隊長的話不是危言聳聽?墒俏壹热灰驯槐频竭@里,坡上又不能休息,只好咬牙堅持,一步一顫地往上爬,好不容易爬到了山頂,放下挑子趕緊歇息,一摸肩膀上已經腫了。這時,腿快的大人們已經第二趟爬上來了,我也不敢怠慢,不能第一次勞動就被人瞧不起。于是硬撐著再挑起挑子往地頭走,就這樣又花了半小時的工夫,我才艱難地將糞挑到地頭,放下挑子,越覺得渾身的骨頭架子就像散了一樣。

    返回后,隊長豎起大拇指夸我:“嘿,你行啊,還真挑上去了。給你多加一分!蔽译m然累得夠嗆,但聽到隊長的話,心里還是蠻高興的。

 

                                  

    上世紀70年代上小學時,我們學校附近狄村、菜園村、親賢村、王村有很多的莊稼地。為了響應毛主席“以學為主,兼學別樣”的號召,學校經常安排我們到附近各村參加勞動。每個孩子都配備有軍用水壺、鐵鍬、草帽、飯盒,每個學期都有到農村勞動的課程,插秧、翻地、收割、拾糞、種樹等農活都干過,最有意思的一次勞動是到王村插稻秧。

    插秧開始了,只見同學們一個個戴著草帽彎著腰,卷著褲腿站在剛能淹沒小腿肚的水田里。同學們拿起農民拋入水田的小捆秧苗,解開,放入左手開始插秧。每個人左手拿著一把秧苗,右手迅速地插著秧,同學們插秧時一邊插一邊往后退,能插的寬度大概有一米多寬,插好的秧苗不管是橫向、還是縱向,都是齊刷刷、直溜溜的。大家在認真插秧時,突然間有個女同學大聲驚叫起來,原來是一條渾身柔軟的螞蝗附在她的小腿肚上吸血,旁邊幾個女生嚇得驚慌失措,只能過去扶住被嚇哭的女同學。這時,聞訊跑過來一位膽子大的男同學,他立刻用草稈把螞蟥打下來,另外幾個男生把螞蟥折騰著翻過來倒過去,曬在路邊。

    轉眼間,插秧勞動已經過去了40多年,而當年插秧的情景歷歷在目。

 

壓耙兒

                                  

    春耕時節,故鄉晉源地區所有的農活里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鬧秧畦了。用普通話說就是育稻秧。

    育稻秧是一個十分繁瑣而又復雜的工程。首先要把被凍了一冬損壞了的田埂修復,然后再往稻田里灌上水,把頭年秋天翻過的土塊用耙子翻過來揉碎。揉碎后的下一道工序就是壓耙兒了。壓耙兒就是把地耙平,為做秧畦地(育稻秧的地)做準備。

    說起壓耙兒這件事,不得不說到一個人,那就是領我們干活兒的生產隊副隊長老梁。老梁其實并不老,三十六七歲,長得白白胖胖,中等身材,頭上常裹著一條白羊肚子毛巾,頗像《平原槍聲》里的二虎。

    那時,上小學的我正趕上“文革”的停課鬧革命。鄉下的孩子“鬧革命”與城里的孩子不同,城里的孩子“鬧革命”是手拿“紅寶書”,高唱革命歌,跟著大人們去“造反”,而鄉下的孩子則是到生產隊參加勞動掙工分,以補貼家用。

    老梁很少和我們說笑,許是怕說笑多了管不住我們吧。但畢竟是些孩子,難免有些調皮和淘氣,每當做錯了事,常會遭來老梁的一頓喝斥和責罵,小伙伴雖說敢怒不敢言,但卻從心里有點怨恨老梁,所以大伙兒便合計著怎么捉弄一下老梁來出出氣。

    育稻秧的季節一到,老梁領著我們到稻田去壓耙兒,老梁則拿著鐵鍬繞著稻田修理被人踩壞了的田埂。我們便趁勞動的休息時間,在靠近田埂的地方,用鐵鍬挖出一個直徑約40厘米,深60厘米左右的深坑,然后用稀泥灌進去,使人看不出破綻。當老梁修田埂到了這個地方時,便“撲通”一聲掉了進去,弄得一條褲腿上都是泥,老梁知道是有人在惡作劇,氣得沖我們大罵:“這是哪個孫子干的!我非搗死你不可!”再看這幫半拉小子,早已笑得腰都直不起來了……不過老梁也不老是一本正經,有時高興了,在休息的時候也會給我們講個笑話兒什么的,我現在肚子里的好多笑話兒都是那時跟老梁學來的。

    幾十年過去了,我雖只跟著老梁勞動了一年,但和老梁在一起的那些日子,卻讓我終生難忘。

本文來源:太原晚報20140417;本文作者:

太原道制作 http://www.atttk.site ( 2014-10-23 )

太 原 道 >> 山西民俗 >>

版權聲明:本站是一家以弘揚三晉文化為目的的非贏利性個人公益網站,在轉載選用部分文章時,因為種種原因無法聯系上作者,本站尊重著作權人的合法權益,請著作權人及時聯系本站以溝通解決涉及的版權和相關事宜。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民俗 

工作QQ:3786689   國際域名:http://www.atttk.sit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戲曲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山西民俗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新浪三分彩开奖记录
<font id="1rj5r"></font>

<p id="1rj5r"><delect id="1rj5r"></delect></p>

<p id="1rj5r"><output id="1rj5r"></output></p><noframes id="1rj5r"><p id="1rj5r"><output id="1rj5r"></output></p>

<p id="1rj5r"><video id="1rj5r"><delect id="1rj5r"></delect></video></p>

<p id="1rj5r"><p id="1rj5r"><font id="1rj5r"></font></p></p>
<p id="1rj5r"><p id="1rj5r"><delect id="1rj5r"></delect></p></p>
<video id="1rj5r"></video>

<p id="1rj5r"><output id="1rj5r"><font id="1rj5r"></font></output></p>

<video id="1rj5r"><p id="1rj5r"><delect id="1rj5r"></delect></p></video>

<video id="1rj5r"><output id="1rj5r"></output></video>
<video id="1rj5r"></video>
<p id="1rj5r"><output id="1rj5r"><font id="1rj5r"></font></output></p>

<p id="1rj5r"><output id="1rj5r"><font id="1rj5r"></font></output></p>

<video id="1rj5r"><output id="1rj5r"></output></video>
<p id="1rj5r"></p>
<p id="1rj5r"></p>

<video id="1rj5r"></video>

<video id="1rj5r"></video>
<p id="1rj5r"><delect id="1rj5r"></delect></p>
<video id="1rj5r"><output id="1rj5r"><delect id="1rj5r"></delect></output></video><noframes id="1rj5r"><video id="1rj5r"><output id="1rj5r"></output></video>

<p id="1rj5r"></p>

<video id="1rj5r"></video>
<video id="1rj5r"><output id="1rj5r"><delect id="1rj5r"></delect></output></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