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三分彩开奖记录欢迎您的到來!

<font id="1rj5r"></font>

<p id="1rj5r"><delect id="1rj5r"></delect></p>

<p id="1rj5r"><output id="1rj5r"></output></p><noframes id="1rj5r"><p id="1rj5r"><output id="1rj5r"></output></p>

<p id="1rj5r"><video id="1rj5r"><delect id="1rj5r"></delect></video></p>

<p id="1rj5r"><p id="1rj5r"><font id="1rj5r"></font></p></p>
<p id="1rj5r"><p id="1rj5r"><delect id="1rj5r"></delect></p></p>
<video id="1rj5r"></video>

<p id="1rj5r"><output id="1rj5r"><font id="1rj5r"></font></output></p>

<video id="1rj5r"><p id="1rj5r"><delect id="1rj5r"></delect></p></video>

<video id="1rj5r"><output id="1rj5r"></output></video>
<video id="1rj5r"></video>
<p id="1rj5r"><output id="1rj5r"><font id="1rj5r"></font></output></p>

<p id="1rj5r"><output id="1rj5r"><font id="1rj5r"></font></output></p>

<video id="1rj5r"><output id="1rj5r"></output></video>
<p id="1rj5r"></p>
<p id="1rj5r"></p>

<video id="1rj5r"></video>

<video id="1rj5r"></video>
<p id="1rj5r"><delect id="1rj5r"></delect></p>
<video id="1rj5r"><output id="1rj5r"><delect id="1rj5r"></delect></output></video><noframes id="1rj5r"><video id="1rj5r"><output id="1rj5r"></output></video>

<p id="1rj5r"></p>

<video id="1rj5r"></video>
<video id="1rj5r"><output id="1rj5r"><delect id="1rj5r"></delect></output></video>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站長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atttk.sit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戲曲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筆走龍蛇,各呈異彩——山西省2012年中短篇小說創作年度報告

 

 

 

 

 

  2012年,就全國的小說創作與接受態勢來說,長篇小說無疑處于領軍位置,但就是在這樣的小說生態下,山西的中短篇小說創作仍然呈現出比較強勁的發展勢頭,現將其創作概況、表現形態、創作特征、發展根由、創作優勢及不足分述如下:

創作概況

    據不完全統計,2012年山西的作家共在全國各個刊物上刊發中篇小說66篇,短篇小說94篇,被國內各種選刊轉載26/次,3篇小說獲國內重要的小說獎項。(見附表:2012年山西中短篇小說統計表)

2011年,山西的作家發表中篇小說47篇,短篇小說94篇,就小說創作的數量而言,山西的作家在2012年所創作的中短篇小說的數量要略高于2011年。小說創作的成就自然不能以數量來衡量,但數量仍然可以視為創作成就大小的一個考量指標,特別是對一個地域的中短篇小說創作來說,一定的“量”,有助于顯示該地域中短篇小說創作氛圍的濃淡、積累的多少、土壤的厚薄、影響的大小、隊伍人數的多少、實力的強弱甚至創作傳統的形成等等。

在一個信息時代、“話語霸權”的時代,生活在某個地域的作家的創作,能否得到超地域性的更為廣泛的認同,其作品是否被該地域之外的重要的文學刊物刊發或者被有影響的選刊所轉載,也是衡量該地域作家創作成就大小的一個考量指標。舉一個未必恰當的例子,莫言之所以能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固然與其創作實力有關,但也與其作品能被有效地介紹到西方世界相關。2012年,山西的作家在省外的許多重要的文學刊物上,如《中國作家》《上海文學》《當代》《北京文學》等刊物上刊發了作品,被重要的選刊如《小說選刊》《中篇小說選刊》《小說月報》等轉載的數量也高于2011年的15篇,這無疑擴大了山西的中短篇小說創作在全國的影響。

2012年,山西作家蔣韻獲第二屆郁達夫小說獎,劉慈欣獲首屆柔石短篇小說獎金獎,王保忠獲首屆郭澄清農村題材短篇小說獎。誠然,各個獎項有各個獎項頒發的標準,在一個價值多元的時代,每一種獎項都代表著一種價值尺度、價值形態,而其獎項影響力的大小,往往與這一價值尺度、價值形態的影響力的大小相關。隨著行政體制力量在公眾心目中影響力的弱化,隨著價值多元形態的被公眾的認可,被各種文學機構頒發的文學獎項,也成為衡量一個作家文學影響力的一個重要尺度,這是不言而喻的事實。莫言獲諾貝爾文學獎之所以在中國公眾中產生重大影響,即是如此。

就創作區域而言,2012年山西中短篇小說創作,仍然呈現的是北強南弱的態勢,省直與太原較強自不必說,大同、呂梁、晉中等地,中短篇小說勢頭持續看好,就2012年中短篇小說而言,長治相較其它區域最弱。這其中的原因,比較復雜,與這些地區原來的作家隊伍構成、創作文體側重點不同及其它因素,可能都有些關系,需要這些地域自己作出認真的調研。

老一代作家,突現名作

    山西的老一代作家,在近些年的中短篇小說創作中,相對顯得沉寂。但2012年,田東照的短篇小說系列“葫蘆灣傳奇”卻讓人不由得大為驚嘆。這個系列目下已經在《山西文學》刊發了近十篇,田東照曾以《黃河在這里轉了個彎》《農家》及《跑官》中短篇小說系列名世。目下的這組小說,以民間傳說的手法,記寫“葫蘆灣”傳統的風土人情,于樸素的鄉土真實之中,蘊含著非常豐富的世態人情,加之“絢爛之極而歸于平淡”的敘述文字,可讀性極強而又耐人回味再三。就以《葫蘆》為例吧。作者講了“葫蘆”這只狗的五個故事:神狗天目救主人于地震之中、狗知船翻救主人于渡河之險、狗撲祛病為主人朋友去除怪病、狗為瀕死于沙漠之中的主人、商人找到葫蘆泉及最后的神秘失蹤。這些都屬于“人類一時解不開的死謎”。作者講述這些,不是讓讀者“獵奇”,更不是“迷信”,而是傳達了一種在飽經滄桑之后沉淀下來的對世界的“敬畏感”,這種“敬畏感”是我們今天這個普遍“失去底線”的社會所最為缺乏的。這種“敬畏感”,也是一個很長的歷史時段中所缺失的,且正因為這種缺失,造成了諸多的災難性后果。你只要想想在“人定勝天”的“人”的“自大狂”“人”的“自我迷失”中,我們曾經做過多少的蠢事,對此就會感同身受心有同感。這種“敬畏感”,在人生的閱歷不斷增加的過程中,在飽經滄桑之后,就會越來越多地體會到其的深刻,因之,這樣的小說,看似平淡無奇,看似沒有我們在僵化的文學觀念中所形成的“時代” “歷史”“社會”“本質”的“深刻”,但卻在時光的流逝中,常讀常新,具有長久的藝術魅力。陳為人在《山西文壇十張臉譜》中,曾記寫了田東照“命在右,運在左”在命運的錯位中“三朝不遇”的故事,并以此問田東照是什么原因。田東照的回答是頗富哲理的:“這問題你不應該問老田,你應該去問老天”。于此,我們或許會明白,為什么有著這樣回答的田東照,會寫出《葫蘆》這樣的小說。從老一代作家創作的角度來研討這組小說,我們或許可以這樣認為:這樣的小說,只有步入老年的田東照才能寫出,青年、中年時代的田東照是寫不出來這樣的小說的,這可以視為是田東照在經過了《黃河在這里轉了個彎》《農家》及《跑官》中短篇小說系列這兩個重要的創作階段之后,在其創作上的一個新的階段。當然,這樣的作品,早慧的生理上的“青年”,文化心理上的“老年”的作者也是可以寫出的。

女性作家,迫人刮目相看

    新世紀之前,山西女作家的小說創作,在山西的小說創作格局中,處于邊緣位置,但近些年來,伴隨著山西小說創作隊伍的代際轉換,山西女作家的中短篇小說創作,在山西的小說創作格局中,不僅所占份額、比重日益增大,而且,其為山西小說創作所提供的新的元素、色彩、特點,尤應引起相應的重視。

    蔣韻無疑是山西女性作家創作的帶頭人。2012年,她的中篇小說《行走的年代》獲第二屆郁達夫小說獎,她的另一個中篇《琉璃》發表于《人民文學》后,又被《北京文學中篇小說月報》《小說月報》轉載!缎凶叩哪甏贰皩懼魅斯愊阋驗槭苤娙嗣Ш泳竦膹姶笠,懷了獻身的熱忱,與詩人創造了一個詩人的后代,她以為詩情從此會常駐心間,詩人的靈魂也會永遠陪伴自己,使自己得到生命的升華,然而她所以為的‘又疼又甜蜜’幸福并沒有天長地久,上帝與她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那個和她共同孕育生命的‘莽河’是個冒牌的,就在得知真相的時刻,陳香迷失了心智,她無法忍受突如其來的羞恥、欺騙、傷害,竟然差點用枕頭捂死兒子,以消滅令她蒙羞的罪證。從此,陳香生活的軌跡徹底被噩夢籠罩。一方面她無法接受那個冒牌的莽河在她身上留下的信息,一方面又必須承受她想要殺死兒子的罪孽和折磨。陳香的令人震撼之處在于,她在‘行走在80年代’眾多理想主義者之中最具代表性,詩不僅僅是生活的形式,更是生命的象征,行走的思想資源,但不幸的是,生活不全是美好,詩人之子血統涉嫌造假,詩人自身也棄詩下海,留下追求詩意生存的人念天地之悠悠,獨滄然而淚下!”(閻秋霞《論蔣韻作品中理想人格的審美意義》)關于《琉璃》著名評論家何向陽有一段準確的評介:“蔣韻的《琉璃》(《人民文學》第4)寫的是無情時光中的有情人——一位叫做海棠的女子。上世紀70年代,海棠從她的北京表姐麗莎那里知道了還有一種與現實生存不同的生活,她的表姐因堅持這種理想生活割腕而死。海棠活下來的原因,不是認同了庸碌的生活原則,而是在困厄年代里,她和一個叫劉耘生的人有約在先,為了這個‘十年之約’,海棠考學、工作,從北京到深圳,心中的那個理想形象仍像風帆一樣鼓動著她前行。直到有一天,她再次偶遇劉耘生,兩人對坐,寥寥數語,她已后悔命運的遇見——這個一直被她在心中愛著的人已不復往初,更可悲的是,這個人正是麗莎用生命教會海棠去唾棄的那一種沒有了理想的‘小市民’。海棠夢醒,小說結尾,她扶在愛人的墓碑上流下了淚水,不只是為愛的相失,也為她心中理想的找回”。蔣韻的小說創作,從一開始,即既汲取中國新時期以來各個文學發展階段文學主流的創作資源,但又有別于這些文學發展階段的文學主流或文學潮流而有著自己鮮明、獨特的創作追求。但這無疑也影響了習慣以“歸納”“概括”“提煉”為己任的文學批評界對她的研究,“蔣韻創作實績的豐厚與評論界對她研究的單薄是一件怪怪的事兒”,對蔣韻小說的研究,尚有待于進一步的深入與展開。

    小岸近年以《水仙花開》《溫城之戀》等一系列以女性為描寫對象的小說而名世。她的小說,站在女性與神性互為一體的立場上,給殘缺的現實及有缺陷的人生,給世俗的生存法則,以呵護、溫情、理解、生存合法性的認可,并在價值形態上而非現實形態上,以超越。2012年,她的創作勢頭仍然在上升之中且其創作特點越益鮮明。譬如她的中篇小說《海棠影》這篇小說寫一個名叫海棠的女子,在殘酷的社會生存競爭中,動用自己女性的美好身體、聰明才智、心機智慧、人際藝術,傷害自己的閨蜜,欺騙自己的丈夫,犧牲自己的性情,為自己及丈夫贏得了社會地位、聲名、財富、世俗價值標準的認可等等。但最終卻發現,自己原來自認為的“高明”是多么地愚蠢;自己原以為對丈夫高明的欺騙,其實早已經被視為木納的丈夫識破,且自認為聰明的自己,其實是一直生活在被視為木納的丈夫對自己的欺騙之中;自己曾經以為自己擁有了一切,但自己其實原來一無所有。小說對生活、認可社會世俗功利生存法則中的女性的心機才情、情感形態的描寫,對男女之間力量的懸殊的描寫,入木三分,甚至會讓人想到《紅樓夢》中的王熙鳳、探春的形象,想到王熙鳳與賈璉關系中所體現的男女力量的懸殊及由此引發的在對比中的對男女生存、存在形態的思考等等。但最為讓人稱道的,是作者在其中所體現的對女性自身的思考:什么是女性真正的自身。正是在這里,小岸再一次顯示出了自己超出許多作家的可貴之處。在作品中,作者寫了海棠在欺騙丈夫、馬誠中的心機才情,但也寫了她曾經有過的在相濡以沫的日子里,對丈夫的真情“海棠的眼睛濕了,誰說她不曾愛過崔民才?她愛過的。她清晰地記得自己當時的心疼,她的心疼得擰成一團。她為他心疼過,她為一個男人心疼過。如果這不是愛,還有什么是愛?”最為有力的一句則是:“就算不是純粹的愛,也是愛的一部分,愛的一種”。在作品中,作者寫了社會地位、聲名、財富、世俗認可最終在海棠人生中的虛無,但與之對比的,作者也寫了海棠閨蜜水仙在失去了這些之后的在貧困之中的人生不幸——這就是農婦不慎燒錢的故事。所有這些,都構成了海棠人生形態意蘊上的豐富性。更為重要的則是,整個故事的結構形式及敘述形態,使海棠作為女性的美好身體、心機才情,都成為了一種無意義的生命破碎形態,并在對此的揭示中,讓讀者發出了女性之美何以被扭曲被毀滅的質詢。小說的標題頗富象征色彩,并將作品的意義予以凸顯:海棠是美好的,但海棠卻把海棠的影子當成了海棠自身,由此造成了海棠悲劇。

    蔣韻創作中所體現的在現代社會中所固守的古典情懷,小岸創作中的神性與女性互為一體的價值立場,其共同之處在于,在具體的社會現實生活中,以個體生命的血肉溫情來對抗社會歷史法則的堅硬無比。這樣的一種價值立場、價值姿態,在其他山西女作家的創作中也時時可以看到,譬如曹向榮的《結婚照》,陳春瀾的《月光牡丹》,李燕蓉的《春暖花開》等等。

    《結婚照》的故事很簡單:劉勇阿秀雖然結婚二十年,卻沒有正式的結婚證書,為補結婚證書而照結婚照,從而在補敘中寫了二人的夫妻感情。小說以寫阿秀的感覺為主,通過寫阿秀的感覺,寫出了現代社會所久違了的簡單而又淳樸、清新、健康的男女之間的愛情。譬如這種情感中,是不夾雜著任何物質的因素的:阿秀在與劉勇談朋友時,就想不到應該買什么樣的貴重的物品以顯示自己在劉勇及大家心目中的位置。譬如這種情感中,是不夾雜著任何互相不信任的因素的,阿秀對劉勇的所作所為,對劉勇的經濟收入,從來是完全信任的。譬如這種情感,是女性對男性的崇敬與依賴,作品通過阿秀坐劉勇裝載車時,對裝載車高大感覺的描寫,盡情地展示了這一點。如此等等。小說全文的散文化的抒情筆調,又強化了這種現代社會久違了的簡單、淳樸、清新、健康的男女之情:“阿秀想不到要問劉勇的事業。劉勇每天不著家。阿秀問劉勇每天都在做什么啊。劉勇說賺錢給你花啊……這是一句半真半假的話,有點開玩笑。阿秀聽了不知道說什么好。晚上,劉勇或早或晚回來。阿秀聽到大門哐啷的響聲,然后聽到熟悉的腳步,那是劉勇回來了。劉勇從炎炎的烈日下回來了,從秋天的雨地里回來了,從大冬天的雪地里回來了,一樣帶給阿秀溫暖和驚喜”。如果說,曹向榮這種在敘述中的抒情筆調對作品意義的呈現是“龍”,那么,“結婚照”在作品中對結婚、對男女情感真義的揭示的象征意義,確有畫龍之后點“睛”之妙:那就是什么才是結婚的“證書”,什么才是結婚的“影照”,是被社會所認可——結婚證書、結婚照就是這種認可的證明與呈示——還是兩個人的實際的生活。

    西諺云:嘴唇在不能親吻時,才去歌唱愛情。越是現實世界中所缺乏的,讀者就越是要在文學的世界中去尋求,這正是曹向榮作品的魅力所在。在今天這樣的現實“語境”中,更使曹向榮作品這一“語詞”由于讀者在閱讀中,自身現實情感的參予,所以,具備了更多更豐富的“語義”,也使作品具有了大大超過作品內容本身的現實意義。

    較之曹向榮的《結婚照》,陳春瀾的中篇小說《月光牡丹》則將溫情、博愛的情懷,直接引入到了現實的平民的世俗生活之中,并因之給讀者以深深的感動。小說寫了一位盼子成功的失去丈夫的獨身母親的悲涼命運與情感世界。羅青是一位醫院的護士長。年輕時,因為種種原因,她沒有如同她的妹妹或者醫院中的大夫那樣,讀大學之后找到一份受社會尊重的體面的工作,這成了她的一個心病。她把自己未能實現的愿望,全部放在了兒子身上,丈夫的去世,護士長職務的失去,更強化了她的這種愿望。但兒子卻連續三年未能考上她理想中的大學。為此,她送兒子出國讀書,并為之不辭勞苦,在本職工作之外,又兼課,又兼營刺繡,以賺取更多的費用以支付兒子的出國費用。但最終卻由于兒子不爭氣有負于她的愿望而服了安眠藥以尋求解脫于煩世。你可以說羅青的愿望是卑微的、庸俗的,但作者卻給了這樣的有缺陷的小人物以滿腔的理解與同情。很長的一個歷史時段以來,我們過多地受法德俄思想體系的影響,受我國傳統倫理道德“修身”“圣人”思想的影響,追求理想人格,完美人格,追求生命價值的無限,并將之設為大家應該追求的做人目標,并將之作為對有缺陷的現實人生做現實超越的思想武器。在價值論上,我們不承認生命有限性的合法性存在,不承認有缺陷的普通人生日常生活的的價值性的存在。我們的“愛”是一種“有等差”之愛,而不是一種“博愛”。之所以如此,是因為受我們思想資源價值資源的影響,我們沒有重視甚至沒有認識到:凡人與超凡的人,將自己的價值目標定在自己個人的日常世俗的生存的人,與將自己的價值目標定在為了一個宏大理想而獻身的人,他們作為個體生命的社會價值的大小可以有所不同,但作為一次性的、不可相互取代相互通約的個體生命,在個體生命自身的存在價值上,他們是平等的,他們都有各自生存、存在的合理性、合法性。讀老舍的作品,你可以強烈地感覺到,老舍是將他的滿腔同情與理解,都給了那些生命形態有缺陷的普通人,并因此給了我們以深深的感動,并因此溫暖了柔軟了我們在殘酷的現實社會生存競爭中漸漸變得象鋼鐵一樣堅硬的心靈。陳春瀾的《月光牡丹》其意義也正在這里。如果說,老舍曾經因此而倍受諾貝爾文學獎的垂青,那么,我要說,這樣的一條價值脈系,是我們通向人類之愛的我們不曾熟悉但卻是我們應該熟悉的一條康莊大道,也是我們在被普遍認為生活失去了詩意的今天,在生活的散文中,讓生活具有詩意的家園所在。

    孫頻近幾年來創作甚豐,她的《合歡》《魚吻》《耳釘的咒》等,以“她世紀”下的新一代女性敘事而為文壇所稱道。2012年,她的創作勢頭更健,發表了11部中短篇小說,且有6篇為各種選刊或小說年選所選載。在寫作的價值立場、價值姿態上,孫頻與上述幾位女性作家的寫作,基點大體一致,但在表現形態上,卻有著較大的不同,具有更為豐富、鮮明的新一代女性所獨具的時代新質與特征,給我們以更多的言說空間與解讀的難度。譬如《隱形的女人》寫一位純情的出身貧寒的藝術系的女大學生鄭小茉,在與城市里的藝術家兼老師的情愛生活中,受到了現代都市利益與欲望對純情的致命傷害,從而變身為娼妓,在娼妓生活中,對抗都市現實情愛生活中的虛偽與冷酷。作者又將這樣一個人物,嵌入到一位三十多歲未能找到情愛生活的女博士向琳與一位三十多歲的男性醫生李湛云的庸常的戀愛生活中,而又讓女博士向琳在與男醫生李湛云的戀愛交往中,在未與鄭小茉相見時,即無時無刻地感受到了隱形中的鄭小茉的存在。小說結尾的三個人的青海之行,鄭小茉的死去,向琳與李湛云二人關系的遠去,則將對現代人情愛形態情愛觀念的拷問,推向了極致。孫頻的小說,越來越偏重于喜歡設置矛盾、沖突超常的背景、情境,并在此背景、情境下,寫奇異的超常的男女之情的“烈度”,使小說寫得極富“張力”,從而構成對繁復的社會現實與人生的深層揭示與價值質詢。

    與孫頻小說在女性價值立場、價值姿態的表現形態上有異曲同工之處的是李燕蓉。譬如她的《春暖花開》通過李軍、張小娟、劉舒三位女性與藝術家王湘的情感糾葛,主要是通過李軍與王湘的婚愛,寫作為對現實生活超越的藝術對現實日常生活的誘惑與沖突。在這其中,藝術對超越現實生活的浪漫性與女性的生命形態、追求是相一致的,但又因其對社會現實的超越性、浪漫性而與現實人生發生沖突,這正是這部小說所寫內容多情而不濫情的原因之所在,這也正是這部小說能夠體現女性作者通過寫男女情愛生活而又不僅僅止于情愛而是以此揭示人生本體構成之復雜性之所在。作者通過李軍對王湘的傾慕、斗爭、包容,將女性面對這種復雜性面對此種無奈的情懷,揭示得纖毫畢現,篇幅不大但藝術含量十分豐富。

    相較小岸、曹向榮、陳春瀾們,孫頻、李燕蓉們更愿意用尖利的鋒刃,劃破社會現實、人生的表層,面對鮮血淋漓的真相,顯示女性的溫情與博愛的情懷。

    山西女作家的中短篇小說創作,以其實績,迫人不得不予以正視,刮目相看,同時,還有一個“刮目”即以什么樣的“目”去看,以什么樣的標準去衡量的問題。

實力派作家  正欲更上層樓

本文的實力派作家,主要是指山西近年來已經取得相當成就且有可觀的發展前景的一批男性作家,如李駿虎、王保忠、楊遙、陳克海、閆文盛、手指、楊鳳喜、韓思中、李來兵、燕霄飛等人。本章主要對他們的創作進行評介。

呂新、王祥夫、彭圖、毛守仁、張行健、韓振遠等人,或出道、成名較早,或從散文而轉向小說寫作,我在評介上述實力派作家之前,先行將他們本年度的中短篇小說創作,作一簡單報告。在本年度,呂新刊發了中篇小說《灰藍街》,彭圖刊發了中篇小說《楚楚》,毛守仁刊發了中篇《房東舅的連當》,張行健刊發了短篇《石頭花開》,他們的創作,延續了自己的一貫風格,文壇多有熟悉,在此不贅。王祥夫、韓振遠本年度也有中短篇小說發表。王祥夫近年來在中短篇小說創作上投入甚多,且以底層寫作而為文壇囑目,韓振遠在散文創作上,早有盛名,今年發表中短篇小說四篇,且有兩篇為選刊選載,所以,在此略作評介:王祥夫的短篇《歸來》,青年評論家張艷梅對此曾有非常精辟的概括:“小說以(在外打工的農民工)三。ɑ丶亦l奔母喪)‘歸來去’為主線,寫了三個核心情節:三小斷臂,王伯領牲,遺產分配。這些情節被放置在當下中國的現實生存之中,作者見微知著,讓我們對時代和社會生活充滿冷靜的思考和強烈的質疑”“在這個時代,多少人背井離鄉,并非為了理想,而只是生存所迫。面對時代的幽暗,有人選擇歌功頌德,有人選擇視而不見,有人選擇發現和反抗,王祥夫無疑屬于后者。小說中的三小是被損害者,然而找不到罪人,也沒有真正的補償,只有空蕩蕩的衣袖在風中起伏,作為對生活的控訴。三小的遭遇是典型的中國式悲劇,飛速發展的經濟快車,把無數人碾在輪下,各種災難中死傷者甚眾,人們都已司空見慣。王祥夫拒絕漠視,他不肯向龐大的時代陰影投降,他抓住那些不幸,把人們內心痛苦的汁液傾倒出來,沒有正面哭訴,那些隱忍的哭不出來的疼痛,彌漫在生死之間,讓我們看到了血淚橫飛的生活真相。小說平靜地面對痛苦的深淵,筆墨儉省而充滿張力,這里面的追問是超越生死的,文字含蓄而有鋒芒”這是對《歸來》的評述,由此,也可以收到對王祥夫的小說“以一斑窺全豹”的效果。韓振遠從散文轉入小說創作,出手不凡,譬如,他的中篇小說《西馬村槍事》以鄉民賭博時偶得槍枝而為公安所追蹤為線索,盡寫平靜鄉村因外來干涉而造成的動蕩及在這動蕩中的鄉村生活、鄉村的男女之情。他的中篇小說《盒子槍》寫陳半耳仗義出手救下翠花后用計砸死了日本鬼子并奪走了日本鬼子的盒子槍后,因急于出手盒子槍使自己擺脫窮困的境地而結識了雷哼哼,后來陳半耳出事,雷哼哼半夜救走了陳半耳,但在救走陳半耳的當天夜里,雷哼哼由于沒有約束好手下,發生了孟胡子強奸翠花使翠花發瘋的事情,后來雷哼哼被處決。楊小凡曾對此作有過比較中肯的評判:“小說有義的呼喚,有情的渲染,有歷史的沉淀,有仇恨的積累,而且寫作氣勢蔚為大觀,可謂精彩好看!

劉慈欣的小說創作,在山西是個“異數”,頗應給以足夠的重視與研究,我在這里也勉強將其歸類于本章。劉慈欣本年度在《人民文學》刊發了短篇小說《贍養上帝》并因此而獲首屆柔石短篇小說獎金獎。這篇小說寫被稱為“上帝”的外星的老態龍鐘的老人來到中國的鄉村,為中國鄉村的家庭所贍養的故事。最初,因為有金錢的補貼,有新鮮的感覺,這些“上帝”頗受歡迎,但隨著贍養老人的麻煩,而為鄉民們所厭煩,直至這些“上帝”要離開地球時,鄉民們才真正由此領悟到宇宙的浩渺,人生的真諦。這篇短篇同劉慈欣的科幻長篇小說一樣,宏偉大氣、想象絢麗,成功地將極端的空靈和厚重的現實結合起來,同時注重表現科學的內涵和美感,兼具人文的思考與關懷,創造出了一種具有中國特色的科幻文學樣式。美國學者王德威更是從烏托邦、反烏托邦、異托邦三者關系的角度,對他的小說在中國現代文學中的位置,作了高度的肯定。王德威認為:在現實世界里所不能實踐的憧憬或是夢想,在烏托邦里有了實踐的可能。反烏托邦就像烏托邦一樣,也是文學創作者介入現實、干預歷史的一種手段。只是在反烏托邦那里,所有的情境似乎都更等而下之。異托邦指的是我們在現實社會各種機制的規劃下,或者是在現實社會成員的思想和想象的觸動之下,所形成的一種想象性社會。這可能和烏托邦有一些關聯。但烏托邦是一個理想的、遙遠的、虛構的空間,而異托邦卻有社會實踐的、此時此地的、人我交互的可能。在王德威看來,劉慈欣作品的價值就在于,它以無限的科幻想象力,不斷地在烏托邦和惡托邦之間,創作各種各樣的異托邦。王德威認為,這是劉慈欣的作品之所以必然存在、必須存在的絕對意義。在中國久遠的歷史長河中,一向是特別注重現實生存,現實感極強,而缺乏超越現實的空靈想象,“子不語怪力亂神”也。在山西尤其如此。所以,劉慈欣科幻文學在山西的出現,是一個令人費解的奇跡。

在對王祥夫、劉慈欣等人在2012年的中短篇小說作了簡要回顧之后,我們就可以在本章對山西實力派作家在2012年的中短篇小說創作作重點評介了。

李駿虎在本年度發表的三部中短篇小說中,最重要的自然是中篇小說《棄城》了!稐壋恰芬哉鎸嵉氖穼崬閷懽骰A,寫閻錫山部下的一個旅長,帶領自己的部隊,在自己的家鄉——隋唐時代所建的極為險要的軍事要塞打擊日本侵略軍的故事。史料的引入,地理景觀的如實再現,事件的構成,都顯示出作者力求給讀者以歷史史實真實感的努力。小說的內容是堅實的,故事是引人的,人物性格的塑造也是生動的。但作品對于李駿虎創作的真正價值不在這里,也不在于將一度被遮蔽的國民黨實力派在抗戰中的真相予以“敞亮”——這樣的作品在國內已然大量出現,且寫作成功者也為數不少,《棄城》在這方面并沒有大的突破。這部作品之于李駿虎的意義在于,李駿虎在對現代都市中青年一代人的現代生活及中國鄉村生活作了大量相對成功的描寫之后,試圖從《棄城》入手,走進歷史的深處,洞悉歷史的真相,從而在觀察今天多樣、浮躁、平面的的社會現實時,具有歷史縱深感的眼光作為支撐,因為只有具有歷史的縱深感,才能對現實作出更準確更有力的判斷。中國一向有文史哲不分的傳統,文學是對一個歷史時段真相的揭示與洞悉,且在這種揭示與洞悉中,蘊含了社會、人生的哲理?肆_齊講:一切歷史都是當代史。對于歷史的關注,正體現了李駿虎打通文史哲,打通古今,并籍此以用文學更深入地進入、理解今天現實的努力。李駿虎的小說創作,從寫現代都市一代青年人的生活,到寫中國鄉村的人與事,再到寫中國的政治歷史,從不同的寫作向度、內容,來訓練、提升自己用文學來對社會現實、人生進行發言的話語能力,這對許多將眼光拘執于某一地域而又自以為是學習?思{的山西作家來說,是有著啟示意義的。

王保忠以寫現實的鄉村生活及底層人物而著稱。本年度他發表了十三篇中短篇小說,且保持了自己的寫作水準,又獲了全國首屆郭澄清農村題材短篇小說獎,可以算作是一個創作豐年了。他的《何康的最后一條新聞》寫一個小公務員,為著現實的生存,在工作中,兢兢業業、含辛茹苦、忍辱負重,在人際關系中,謹小慎微、費盡心思、倍受煎熬,又通過他對文學的喜愛,寫他為庸常生活所折磨的痛苦。他的短篇小說《忍冬果》寫鄉村貧窮女子夏冬果,丈夫在外打工,本人為鄉間暴發戶所奸污懷孕,卻又投訴無門,無路可走、可去的酸辛遭遇。一中一短,或縣城,或鄉村,卻都寫的是底層小人物的酸辛生活,現實感極為真切,現實性十分強烈,很能引發讀者的共鳴,與山西重現實生存重民生關懷重凡人俗事的寫作傳統一脈相承,很能夠體現王保忠的寫作特色,王保忠也正是因此特色而頗得文壇好評。但似乎有幾年了,王保忠的小說創作似乎一直在一個水準線滑動,似乎是處于一個瓶頸上,等待著阿里巴巴的敲門聲,等待著化蛹成蝶。

王保忠的小說創作在山西是頗具代表性的。既以本年度的山西中短篇小說創作來說,房光的《龍咀》、常捍江的《申柏巖的樹》、燕霄飛的《活化石》、韓思中的《掙掙扎扎》、楊鳳喜的《在陽光下奔跑》等等,在創作范型上,就都與此相似。譬如房光的《龍咀》這篇小說寫了當下的鄉村,雖然豐收在望,風景依舊,但鄉民們卻棄鄉而去,只留下了孤寡老人。作品通過兩位孤獨的鄉下老人,寫出了美好的鄉村正在被經濟高速發展的現代社會所遺棄。小說通過對成熟的莊禾的描寫,通過對鄉下老人對鄉村的依戀,對自己生命過程的依戀,對自己生命在歲月中流逝的感觸,通過兩位老人的孤獨感,通過對兩頭牛的描寫,對這種被遺棄的悲涼作了盡情地展示。不僅在創作范型上,就是在創作歷程所面對的問題上,王保忠的小說創作在這批作家中,也是頗具代表性的,譬如,常捍江、房光等人,小說筆力依舊,但與作者近二十年前對鄉村的把握與感受,似乎沒有新的突破。我們當然不能要求作家的創作一部比一部好,一年比一年好,作家的創作有一個自身的積累、轉換、量變到質變的過程與規律,但長期地在一個水準線上滑動,恐怕還是要對此有所審視與反思的。

楊遙的小說,在山西小說界,似乎有其自己的獨特之處:寫的是底層人的生存狀況,卻時時用了西方現代派的手法,并因了這一手法的運用,深化、豐富了其小說的內蘊,且使其小說的意義,有了超越現實具象的抽象的形而上意味。他的小說集《二弟的碉堡》的一大特色就在這里。本年度他的小說,這一特色似乎更為鮮明。譬如他的短篇小說《白馬記》作品寫了一個神奇的流浪漢的形象。在一個“惡”得以橫行的社會,大眾怕無賴怕暴力怕丑惡,于是,無賴、暴力、丑惡成為了社會流行的“時尚”,成為了“美容”的“標志”,而善良、忍讓卻成為了無賴、暴力、丑惡得以橫行的“溫床”,這就是王二、孫三、趙七、白牡丹形象的塑造。流浪漢“以惡制惡”,把善良、怯懦的趙七“美容”成了“一個滿臉橫肉的人,額頭上還有一道閃亮的刀疤……虎口上多了一個吐著信子的蛇頭,捋起袖子,一條青色的大蛇盤在他胳膊上……鼻子歪了,耳朵少了半截,眼睛里閃著兇光”,于是,兇神惡煞一貫欺負趙七的白牡丹的丈夫、把兇神惡煞的孫三嚇住的王二等惡人,紛紛下跪于趙七面前。但作者讓流浪漢“以惡制惡”并非是讓惡橫行,而是以此為手段,讓善良、美好,去掉怯懦,在一個更高的層面上,得以實現,這就是白牡丹由“白”而“黑”再由“黑”而“白”的脫胎換骨的過程:“像變魔術似的……她(白牡丹)身上的黑色消失得干干凈凈,連脖子上的那塊黑痣也沒有了,白得像鮮藕,嫩得像水豆腐,皮膚嬰兒一樣。她的美照亮了大家,人們發現自己都變丑了”。人們為什么發現自己都變丑了?那是因為人們都沒有經歷過趙七、白牡丹這樣的“脫胎換骨”的過程。特別值得稱贊的是小說的結尾,當新的現實到來之時,當大家去尋找流浪漢時,“流浪漢像他的白馬一樣,無影無蹤”。那就是說,雖然流浪漢在“以惡制惡”的過程中,賦予了“惡”以存在的、手段的合理性,但當善良、美好的目的達到后,親手創造了這一新的現實的創造者,卻沒有了存在的合法性。這篇小說讓人想到了魯迅的“能殺才能生,能憎才能愛”而將“殺”“憎”置于“生”“愛”的前面的人生哲學;想到了魯迅的讓曾經“被吃”也“吃過人”的狂人,發出的“將來的社會,容不得吃人的人存在”的“吶喊”;在這“吶喊”聲中,也體現了埋葬了“吃人社會”卻在這一埋葬完成時,在新的“不吃人社會”中沒有了自己存在合法性、自己存在位置的“狂人”的犧牲、奉獻精神;想到了我們在革命的過程中,曾經怎樣因為認識不到這一點,因而將革命過程的“手段”在“目的”實現后,仍然卻讓“手段”合法化,從而帶來的災難性后果;想到了因為這一災難性后果,從而在“目的”實現后,對“手段”合法性給以否認的幼稚。楊遙的這篇小說,結構緊湊,語言干凈,象征手法與作品意蘊的深刻、豐富水乳交融,很有些“經典”的意味。

陳克海、手指的小說,更多地體現了現代都市一代青年人,不再如同他們的前輩那樣,在大時代中成長,成就了寬廣深邃的胸懷和透澈的智慧,而是在無法自己作主人的多元變動世界,體會斷裂和碎片式的人生。他們的小說,具有更多的與山西文學傳統不一樣的創作新質,值得我們給以充分地關注。譬如陳克海的中篇小說《都是因為我們窮》,南帆教授曾對這部小說有著十分精到的評述:“年輕一代什么時候與歷史中斷了聯系?這或許是一個大型的社會之謎!抖际且驗槲覀兏F》可以充當另一個例證。喬飛、朱麗、王玉瑤幾個年輕的房客相聚在一幢破舊的出租房里,分別對付自己的煩惱。與二十世紀三四十年代那些亭子間窮困而又滿懷憧憬的文人不同,他們喪失了任何雄心壯志而僅僅存有若干瑣碎的欲望:小小的虛榮,短暫的情欲,彼此關懷與彼此窺視的混合,輕微的挫折和失望——喬飛試圖擺脫失戀,朱麗試圖與一個有婦之夫成婚,王玉瑤試圖找個人嫁出去。他們之間如此熟稔同時又不感興趣的理由是,這些平庸的小人物無力改變自己和對方的命運,哪怕僅僅是從破舊的出租房移居到一個稍微寬敞的寓所。除了嫁入一個富庶的人家,看不出還有什么別的方法。喬飛的研究生學業也是一個無奈的過渡——學歷對于他的求職、購房以及如何設計未來沒有太多的幫助,所謂的學術知識無法修正他的生活,使之匯入一個歷史目標的偉大軌跡”!埃ㄐ≌f主人公的)愛情遭遇背后不存在歷史大事件。歷史仿佛在某一個高度鏗鏘運行,無足輕重的凡夫俗子沒有資格參與——他們只能瑟縮于邊緣地帶,咀嚼一己的小小悲歡”!斑@是對年輕一代的不滿和非議嗎?不,我僅僅在陳述他們的歷史境遇。年輕一代早就聽說過各種勵志警句、格言包裝的哲理和前輩的成功經驗,但是,這一切無法插入他們的生活,非凡的奇遇都是別人的故事”。手指的《小縣城》寫出了小縣城的世俗百態,卻又在對這世俗百態的觀照、描敘中,體現了一種現代人的生命觀。還有楊鳳喜的《朋友》,鄭潤良曾對此有過比較到位的評介:“《朋友》拷問的是現代中國人的倫常觀念!笥选侵袊藗鹘y五倫中的重要一倫,桃園三結義、朋友妻不可欺等等,都是中國人津津樂道的!杜笥选穭t為我們演繹當代版的友情倫常故事!摇抢畋倍沸闹凶钜玫呐笥。當得知李北斗意外車禍死亡的消息后,我本該第一時間前去幫忙處理。僅僅因為老婆的阻止、怕沾上晦氣,我回避了。之后,我一再避開老婆單獨與李北斗老婆蘇文雅接觸,雖是怕老婆疑心多事,潛意識里卻也暗潮涌動。蘇文雅墮胎、搬家,表明她已決定忘記李北斗,開始自己的新生活。在這個健忘的時代,再深刻的感情,不管是愛情還是友情,只要與利益相悖,都注定要被遺忘”。

山西的實力派作家的創作,成果斐然,正欲更上層樓。

新作者  亟需培養發現

本年度山西中短篇小說創作中,涌現出一批新作者新面孔,如絳云、鄧學義、鄧瑞芳、劉寧、李金桃、曾強、柳敏、鄭非凡等等。這里所說的新作者,主要是從創作經歷及創作成就而言,與作者年齡無關。

新作者的創作更多地受到了山西文學傳統的影響,從現實生存實際出發,貼近、描摹現實生活,強烈關注社會現實問題,較少意蘊與形式新異的獨創,因之,本年度新作者的寫作,沒有一鳴驚人之作,但卻不乏可圈可點之處。譬如鄧學義的《東莊里點燈西莊里明》寫當下倍受大家關注的農村基層的選舉問題。作者對農村基層中的選舉中的問題、矛盾,在選舉中所體現出來的鄉民們的心態,有著深入的體察、了解,并在作品中作了非常細致、生動的描寫。故事也寫得有聲有色,波瀾起伏。特別值得稱道的是小說的結尾:在選舉中各方力量的競爭、制衡下,鄉民們的利益終于得以逐步地實現,并因了這種實現,強化了鄉民們的自我利益的保護意識、鄉民們的民主意識、鄉民們對民主權力的重視意識等等。中國鄉村的民主化進程,大概就是這樣在曲折中在蕪雜中,得以慢慢推進的吧。絳云的《啞炮》寫政府與民眾關系的錯位與緊張,這也是當今非常突出的社會問題。民眾更多地為自身的利益、欲望所左右,譬如小說中的老梁,其男性生殖器因年輕女性的撫摸而反應劇烈;其對木炭、硝胺的購買,是因了生計的需要;其與城管的沖突,是因了自家生意被強行管制等等,但政府卻從對國家治安“維穩”的角度考慮問題。因之,在錯位與誤解中,導致了政府與民眾關系的“惡化”與“緊張”。這一關系的惡化與緊張,不是一開始就形成的,而是在利益分配的沖突中,逐步形成的。小說對作為國家形象代表的劉處長與作為民眾形象代表的老梁的關系設置,就非常鮮明地體現了這一點。二人在利益相同時,在歷史上,原本是密友,但后來,由于社會地位的差異導致的利益的不同,二人在現實中的關系就越來越遠了,甚至在表面的親密一致下,是實質性的對立關系:劉處長就是以親密的形式,對老梁進行監視。小說對現實的批判性不可謂不深刻,但由于作品在“錯位”中的喜劇效果,由于作為監視老梁的政府代表形象劉處長與老梁多年密友關系的設置,又使這種強烈的批判性,充滿了善意。鄧學義的另一篇小說《回家過年》也寫得不錯。作品寫在外打工的民工回家過年的感受:在外打工的經歷,讓他們對家鄉的打量,具有了一種不同的眼光,卻也因為在外打工的經歷,讓他們對家鄉憑添了一份不曾有過的歸宿般的親情,但最后,回家過年的民工,仍然還是告別家鄉,再次走向外出打工之路。社會生態環境的變化及這一變化給人生形態、情感的變化,流淌在作品的字里行間。更為重要的則是,百余年來,中華民族在文化形態上,總是在不斷地外出及不斷地回家的歷史旅途之中,于是,這種情感形態的感染性,就使這部小說具有了超出現實層面讓作品具有一種歷史縱深感的可能,只是這種縱深感,作者似乎并沒有意識到,因之,也就筆力不到,少有描敘。這種“平面性”的缺陷,是近距離關注社會問題的小說中所普遍存在的,既如前述《東莊里點燈西莊里明》《啞炮》中,也程度不同地存在著。因之,這種近距離關注社會問題的小說,雖然因其對社會問題的近距離關注,容易在短時間內,引起讀者比較強烈的普遍的關注,但時過境遷,作品的生命力就受到了影響。也因之,這類作品,常常在藝術表現力上,受到批評。這是寫作這類作品的作者不能不對此給以重視的。

作家不是培養出來的,但通過氛圍的營造、寫作的指導、條件的創造等等,卻有助于作家的形成與成長。山西固有的中短篇小說創作傳統是否能夠比較強勁地承傳下去,離不開一大批新作者的形成與成長,反過來說,中短篇小說的創作,也有利于新作者的形成與成長。山西一向有培養文學新人的傳統,這在中短篇小說創作中更為明顯。還想重復補充一點的是,文學新人與年齡無關,時聞海外有七十歲老翁獲文學新人獎的新聞,日本退休老人從事文學寫作幾成常事,惜乎這一風氣尚未東來。山西文化老人寫回憶錄者有之,但步入老年從事小說創作者,未曾聞及。

問題與思考

第一,女性作家的創作定位問題。在中外文學史上,有一類小說,是以各種現實與非現實的手法,以再現社會歷史事實的博大、厚重、豐富見長,并在其中,體現了人生形態的氣象萬千。還有一類作品,以揭示人類精神、思想、感情的深刻、豐富、博大取勝,這后者又以揭示人類的某種生存、存在形態或以私人性日常生活作為其載體與依據。遺憾的是,許多論者常常以前者的標準作為衡量后者的依據,從而得出后一類小說較之前一類小說,眼界不夠闊大、內容不夠厚重、文風不夠大氣。如是,寫作后一類小說的作者,就只能成為優秀作家而不能成為大作家。對女性小說創作價值輕視的根源之一,也正在這里。更有甚者,會強調女性作家走出自我,去反映更廣闊的社會歷史現實內容等等,以提高自己的作品分量。如是,女性作家明確自己的創作價值的定位,從而堅定自己的創作立場創作信心,就不是一件無關輕重的事了。

如果設置一架天平,在曹雪芹《紅樓夢》那里,左邊是女孩子的晶瑩的清淚,右邊是大清的社稷江山;在張愛玲《傾城之戀》那里,左邊是一個城市的毀滅,右邊是一對俗世男女并不理想的婚愛;在孫犁《荷花淀》那里,左邊是女性的情態心態,右邊是戰爭的進程;在茹志娟《百合花》那里,左邊是瑣細得不能再瑣細的日常關懷,右邊是戰火硝煙;在王安憶《長恨歌》那里,左邊是一個普通女人的一生,右邊是上海的百年,如此等等,作者們的側重點都在天平的左邊,這是因為,他們要通過左邊“拼命求告那被中國歷史判為不可能的然而卻是神圣的東西,要拼命與‘人間正道是滄!臍v史法則抗爭,拒不承認它的絕對力量的精神意向”。正因此,這些作品在全面拒絕社會現實法則及歷史運行對個體生命的消損中所體現出來的力度及作品因之而體現的深刻、厚重,是那些單單再現、摹仿再廣闊厚重的社會歷史現實的作品、是那些單單以揭示社會本質歷史規律為己任的作品,所無法比肩的。不是說,女性作家就一定要寫作前述的后一類作品,寫前述前一類作品且寫得好的女作家也大有人在。只是說,明了了這一點,有助于山西的女作家更為明確地認識到自己文學創作的分量之所在,有助于增強她們創作的自信心,有助于她們更鮮明地形成自己的特色,并因之給山西的黃土地帶來新鮮奪目的色彩。

第二,多元共生與混合話語。我們生活在一個全球一體化的信息時代,多元共生相互生成是我們的生存、存在形態,表現在精神產品方面,則是混合話語的生成。盡管信息高速公路在山西也四通八達,但由于傳統的強大慣性力量,由于現實實際生存中形態的相對單一,山西的中短篇小說創作中的話語形態,也未免有些單一。這種單一性,表現在這樣幾個方面:首先,是描敘的內容有些單一。許多新出現的社會人生現象沒有出現在我們小說家的筆下。中國當今的社會轉型期,在許多方面,與市場資本經濟進入中國的1930年代頗多相似處,但你只要看看1930年代中國文學內容與形式的豐富性,就可以感覺到山西的中短篇小說寫作在這方面,還是有些單一了。舉個生動的例子:去年,一位研究馬列的權威的女弟子,以紀實的文字,公開了她與這位權威的情愛及性交往,其對時代體征社會癥候的揭示,就是許多小說家所不及的。其次,作品所寫人、事的價值向度也有些單一,或是鄉村形態,或是底層形態,或是都市青年一代漂泊者,或是失落的文明的體現者,文化符號的標識成分有些明顯。人、事之所以如此的原因,往往是社會某一種“力”或某幾種“力”作用的結果,而不是不可解說的“合力”下的產物。有些“席勒化”而不夠“莎士比亞化”,單一有余,“混合”不足。再次,作品所寫人、事價值向度的單一,與作者價值觀念的單一密不可分,作者價值觀念的單一,又與作者生態的單一、作者文化視野的不夠廣闊密不可分。

第三,對山西實力派小說家、女性小說家研討不夠。就對山西文學的研究而言,山西學界、文學評論界似乎更愿意對那些已經非常著名的作家投入更多的研究精力,而對前述山西實力派小說家、女性小說家則研討力度不夠。但對前者來說,對其的研究更多地是錦上添花,而對后者來說,則是雪中送炭。對山西實力派小說家、女性小說家的研討方式,也有值得進一步改進的地方。譬如,雖然開了小岸、劉慈欣的研討會,開了孫頻、手指、閆文盛的研討會,且在會上對這些作家的創作作了充分的研討,但這些研討成果,卻沒有能夠形成系列性的或是成組的論文,在有影響的各大刊物上,在一個時間段內集中刊出,而如果能夠作到這點,對這些小說家的創作及文壇、公眾對他們的認可,當是極大的推動。

山西中短篇小說創作所面臨的問題,自然不止這些,而且,口頭說說,提出問題總是容易的,實際運作,解決問題,卻是難上加難的。然而,能夠以此拋磚引玉,引起大家關心、參與的熱情,也就足夠了。

  作者簡介:傅書華,太原師范學院文學院教授,文學博士,碩士生導師,山西重點扶持學科中國現當代文學研究方向帶頭人,原太原師范學院文學院院長,趙樹理學會副會長,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山西作協全委會委員。

    1953年生,祖籍河北唐山。1981年畢業于晉東南師專中文系。新世紀在河南大學文學院師從劉思謙先生攻讀博士,2004年畢業,獲博士學位。1971年在山西屯留果樹場做農工。1981年后在高校中文系任教至今,并任中國趙樹理研究會副會長,山西省作協全委會委員。1983年開始發表作品。2004年加入中國作家協會。2005---2010年任太原師范學院文學院院長職務,現為省級學科帶頭人,開設《20世紀中國文學的精神家園》《中國現當代文學作品選》《中國當代文學》等,研究重點為山西區域文學、女性文學、十七年文學等。

    研究成果著有論著《山西作家群論稿》、《蛇行集》、《從個體生命視角重讀十七年小說》,國家教委統編教材《中國當代文學》(合作)等。論文《細讀十七年小說中個體生命的碎片》獲中國文聯文藝評論二等獎、山西省人民政府趙樹理文學獎,《心靈的迷狂》獲中國文聯文藝評論二等獎。在《文學評論》等權威期刊上發表論文近百萬字。主持國家和省級科研項目多項。

 

2012年山西中短篇小說發表不完全統計表

(2013-01-04 10:30:05)轉載▼

地區

姓名

作品篇目

刊物名稱

期次

體裁

轉載情況

 

 

 

 

 

 

 

 

 

 

 

 

 

 

 

 

省直

田東照

《葫蘆灣傳奇 》

《山西文學》

20121

短篇

 

《小河神》

《山西文學》

20122

短篇

 

《三夫人》

《山西文學》

20122

短篇

 

《敗家子》

《山西文學》

20124

短篇

 

《人與鬼

《山西文學》

20124

短篇

 

《葫蘆》

《山西文學》

20127

短篇

 

《怪翁擇婿》

《山西文學》

20127

短篇

 

蔡潤田

《鳳哥》

《山西文學》

201211

短篇

 

 

 

李駿虎

《棄城》

《當代》

20121

中篇

《中篇小說選刊》增刊20121期;《作品與爭鳴》2012年第2

《科比來了》

《青年文學》

20122

短篇

 

《此岸》

《創作與評論》

201212

中篇

 

 

 

 

 

 

 

 

 

 

 

 

 

王保忠

《大年夜》

《作品》

20121

短篇

 

《老瓜棚》 

《中國作家》

20121

短篇

 

《鬧喜》  

《朔方》

20121

短篇

 

《竊玉》

四川文藝出版社

20122月出版

短篇小說集

 

《張順的刀》

《時代文學》

20125

短篇

 

《王富毛的夢中情人》

《文學界》

20128

中篇

 

《陰陽人》 

《創作與評論》

20126

中篇

 

《鄉下人很要臉》

《佛山文藝》

20128

短篇

 

《忍冬果》

《北京文學》

20129

短篇 

 

《何康的最后一條新聞》

《小說月報.原創版》

201211

中篇

 

《神奇的作品》

 

《山東文學》

201211

短篇

 

《你是我的心頭肉》

《清明》

20126

中篇

 

《回家》     

 

《小說選刊》《山東文學》

 

 

全國首屆郭澄清農村題材短篇小說獎

 

 

 

 

 

 

 

楊遙

《都是送給他們的魚》

《文學界》

20122

短篇

《中華文學選刊》20125

《猴兒子》

《作品》

20124

短篇

 

《膝蓋上的硬幣》

《名作欣賞》

20124

短篇

 

《表哥和一次青島游》

《大家》

20123

短篇

 

《野三坡》

 

《大家》

20123

短篇

 

《大雁塔》

《大家》

20123

短篇

 

《柔軟的佛光》

《上海文學》

20127

短篇

 

《白馬記》

《山西文學》

20129

短篇

《長江文藝選刊版·好小說》20122

《二弟的碉堡》

漓江出版社

20127

短篇

《小說選刊:一本雜志和一個時代的敘事》十年精選

 

 

 

 

 

 

陳克海

《閉口不談》

《當代小說》

20122

短篇

 

《誰也不想朝三暮四》

《清明》

20123

中篇

 

《還鄉記》

《民族文學》

20125期》

短篇

 

《折騰紀》

《滇池》

20127

短篇

 

《都是因為我們窮》

《廣西文學》

20128

中篇

20126期《中篇小說選刊》

《現在讓我們來贊美愚蠢的女人吧》

《山東文學》

201210

中篇

 

 

 

 

 

 

 

 

 

 

 

 

 

 

 

太原

 

 

 

 

蔣韻

《行走的年代》

 

 

中篇

2012年獲第二屆郁達夫小說獎

《琉璃》

《人民文學》

20124

中篇

《北京文學中篇小說月報》20127期,《小說月報》中篇小說增刊20123期;

 

 

 

 

 

 

 

 

閆文盛

《看不見的仇敵》

《山花》

20123

短篇

 

《流年》

《小說林》

20122

短篇

 

《分手記》

《黃河》

20122

短篇

 

《月光曲》

《鴨綠江》

20123

短篇

 

《暗疾》

《當代小說》

20123

短篇

 

《車站告別》

《廣西文學》

20124

短篇

 

《大人物》

《西湖》

20124

短篇

 

《牛首崖》

《延河》(下)

20125

短篇

 

《傷疤》

《四川文學》

20125

短篇

 

《星期六回家路上》

《當代小說

20125

短篇

 

《與房地產商談判》

《芙蓉》

20124

短篇

 

《失蹤之旅》

《四川文學》

20128

短篇

 

《作家的沒落》

《創作與評論》

20129

短篇

 

2002年的虛象》

《山東文學》

201212

短篇

 

 

 

 

 

 

 

 

 

 

 

 

 

 

孫頻

《隱形的女人》

 

《芙蓉》

20121

中篇

《小說選刊》20123期;

《中篇小說選刊》20122

《骨節》

《江南》

20123

中篇

 

《相生》

 

《文藝風賞》

20125

中篇

人民文學出版社2012年青年作家短篇小說年選

《凌波渡》

《鐘山》

20123

中篇

《小說月報》20127

《美人》

《山花》

20124

中篇

 

《菩提阱》

《人民文學》

20125

中篇

花城出版社2012年中篇小說年選

《祛魅》

《作家》

20126

中篇

 

《九渡》

《山西文學》

20126

中篇

《北京文學中篇小說月報》20127

《夜無眠》

《長江文藝》

201210

中篇

《中篇小說選刊》20126

《蔻丹》

《遼河》

201211

中篇

 

《楊楊的理想》

《廣州文藝》

20121

中篇

 

手指

《小縣城》

《山西文學》

20126

中篇

 

鄧瑞芳

《小蘇莊》

《黃河》

20123

中篇

 

高璟

《你是我的姐妹》

《黃河》

20126

中篇

 

 

 

劉寧

《鴿子的群體性上訪》

《重慶文學》

20125

短篇

 

《何馬史詩》

《都市》

20126

短篇

 

《哈利路亞女郎》

《都市》

201210

短篇

 

 

 

陳春瀾

《月光牡丹》

《山西文學》

20125

中篇

 

《被呼叫》

《山西文學》

20125

短篇

 

《放生》

《青年文學》

201211

中篇

 

絳云

《啞炮》

《山西文學》

20121

短篇

 

 

 

 

 

 

 

 

 

 

 

 

 

 

 

大同

 

王祥夫

《顫栗》

《創作與評論》

2012年第5

短篇

 

《歸來》

《天下》

20122

短篇

 

 

 

 

陳年

《小煙妝》

《陽光》

20128

中篇

《小說選刊》20129

《社會青年》

 

《山花》

20123

中篇

 

《走親戚》

《文學與人生》

20121

短篇

 

 

 

 

黃靜泉

《回望高山》

《陽光》

20125

中篇

 

《飛翔的魚》

《當代小說》

2012年第20

短篇

 

《臨終前你想說什么》

《雨花》

201210

短篇

 

《英雄》

《天津文學》

201210

短篇

 

《青玉米》

《山東文學》

201212

短篇

 

 

《墳地邊吹嗩吶的人》

《北岳》

20121

短篇

 

李金桃

《喝酒》

《邊疆文學》

20123

短篇

 

李日宏

《行走的石頭》

《中國作家》

201211

中篇

 

房光

《龍咀》

《山西文學》

201212

短篇

 

曾強

《自行了斷》

《黃河》

20121

中篇

 

《一聲長嘆》

《西部作家》

20122

短篇

 

柳敏

《看雁》

《山西文學》

20125

短篇

 

《短篇小說二題》

《黃河》

20125

短篇

 

王占斌

《門衛》

《椰城》

20128

短篇

 

烏人

《糧票》

《當代小說》

201212

短篇

 

 

 

 

 

 

朔州

 

 

張全友

《不要相信我這些鬼話》

《芳草》

20121

短篇

 

《白光閃》

《延安文學》

20127

短篇

 

《青苜蓿  老苜!

《山西文學》

201210

短篇

 

 

李來兵

《那鍋兒》

《紅巖》

20122

中篇

 

《我的家在東北》

《芙蓉》

20122

中篇

 

《我把你丟在了昨天的明亮西路》

《文學界》

20125

短篇

 

范玉泉

《其實小狗很愛你》

《黃河》

20126

中篇

 

 

 

 

 

 

忻州

彭圖

《楚楚》

《黃河》

20123

中篇

 

 

 

燕霄飛

《活化石》

《山西文學》

20127

短篇

 

《藏孤記》

《黃河》

20123

中篇

《小說月報》2012年增刊第4

 

鄭非凡

《誰的眼里有億萬顆太陽》

《山西文學》

20121

中篇

 

《女王何處》

《黃河》

20123

中篇

 

王華隆

《明天見兒子》

《黃河》

20121

中篇

 

 

 

 

 

 

 

 

呂梁

 

 

韓思中

《煙火》

《青年作家》

20122

短篇

 

《討活》

《山西文學》

20123

短篇

 

《色相》

《天津文學》

20124

短篇

 

《討債去》

《延河》

20129

中篇

 

《掙掙扎扎》

《黃河》

20125

中篇

《小說選刊》201212

 

 

李心麗

《冬天的菜畦》

《芳草潮》

20122

短篇

 

《過去》

《山西文學》

20123

短篇

 

《洪流》

《都市》

20126

短篇

 

《過客》

《廣州文藝》

20129

短篇

 

《鐘小美》

《中國作家》

201210

短篇

 

常捍江

《回家》

《山西文學》

20123

短篇

 

《申柏巖的樹》

《黃河》

20121

中篇

 

李春蓮

《杜月容的舊時光》

《山西文學》

20123

短篇

 

 

 

 

 

 

 

晉中

呂新

《灰藍街》

《上海文學》

20123

中篇

 

 

 

 

 

楊鳳喜

《在陽光下奔跑》

《山西文學》

201211

短篇

 

《陌生人的葬禮》

《佛山文藝》

20123

短篇

 

《棉花巷》

《山東文學》

20124

短篇

 

《烏雞》

《山花》

201212

短篇

 

《貓現象》

《文學界》

20128

中篇

 

《朋友》

《山東文學》

20129

中篇

《中篇小說選刊》20126

 

 

李燕蓉

《春暖花開》

《山西文學》

201210

短篇

《長江文藝選刊版·好小說》2012年第2

毛守仁

《房東舅的連當》

《黃河》

20128

中篇

 

 

 

 

 

 

 

臨汾

張行健

《石頭花開》

《山西文學》

20128

短篇

 

 

鄧學義

《東莊里點燈西莊里明》

《山西文學》

20121

中篇

 

《回家過年》

《山西文學》

201212

中篇

 

趙晶

《中間人》

《山西文學》

20128

短篇

 

《放倒的石碑》

《黃河文學》

20121

短篇

 

劉曉明

《滿月》

《山西文學》

20128

短篇

 

李瑞華

《我們的婚姻向前進 》

《山西文學》

20128

短篇

 

賈遼源

《瘋鼓車》

《山西文學》

20128

短篇

 

孟黎明

《菊兒的情事》

鴨綠江

201212月下半月

短篇

 

 

 

 

 

 

 

 

 

運城

 

 

 

 

韓振遠

《盒子槍》

《人民文學》

20122

中篇

《中篇小說選刊》2012增刊第1

《蘋果園》

《山西文學》

20129

短篇

 

《炭河》

《山東文學》

201210

短篇

《小說選刊》2012年第11期;《新華文摘》2013年第1

《西馬村槍事》

《山西文學》

201211

中篇

《小說月報》2012年中篇專號

 

張樂朋

《盧布的皮夾》

《詩江南》

2012年第3

短篇

 

《繡文的草樣年華》

《西部》

2012年第6

中篇

 

 

 

曹向榮

《結婚照》

《山西文學》

20125

中篇

 

《圓珠筆》

《青島文學》

20128

短篇

 

《剪紙》

《五臺山》

20128

短篇

 

《夏夏的愛情》

天津人民出版社

20125

 

中短篇小說集

陳建明

《阿彌陀佛》

《黃河》

20124

短篇

 

武慧玲

《人情》

《黃河》

20124

短篇

 

 

 

 

 

 

 

 

 

 

 

 

陽泉

劉慈欣

《贍養上帝》

《人民文學》

20123

短篇

首屆柔石獎短篇小說金獎

 

 

 

 

 

小岸

《楊楊的理想》

《廣州文藝》

2012年第1

中篇

 

《尾戒》

《廣州文藝》

2012年第1

短篇

 

《我要向前飛》

《北京文學》

2012年第2

短篇

《短篇小說》2012年第7佳作精選;《警察文摘》20129

《海棠引》

《山西文學》

2012年第5

中篇

《小說月報》2012年第7

葛海林

《天光云錦》

《太行日報》

2012

中篇

 

 

 

 

 

王拉壽

《千里尋仇記》

《新華社副刊》

20121

中篇

 

《血玫瑰》

《西部》

20122

中篇

 

《太極志》

《芳草》

20123

中篇

 

《毒蝙蝠》

《西部》

20124

中篇

 

《愛情只是個傳說》

《中國文學》

20125

中篇

 

《泰國從林脫險記》

《中國文學》

20127

中篇

 

《國珍秘聞》

《中國故事》

2012 12

中篇

 

 

 

 

 

晉城

 

張暄

《刺青》

《山西文學》

20121

短篇

 

《方鄉長(外一篇)》

《山西文學》

201212

短篇

 

 

 

張紅勝

《鐵嘴張得開》

《中國故事》

20126

中篇

 

《仕途紅顏夢》

《中國故事》

20127

中篇

 

《小城牧官》

《中國故事》

20128

中篇

 

《深度謀殺》

《章回小說》

201210

中篇

 

賀虎林

《老光榮

《黃河》

20122

中篇

《小說選刊》2012年第五期選入佳作搜索

李津

《陪你去北京》

《天津文學》

20125

短篇

 

 

文來源:作者提供;本文作者:傅書華

太原道制作 http://www.atttk.site ( 2013-05-03 )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紀實

工作QQ:3786689   國際域名:http://www.atttk.site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戲曲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站長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新浪三分彩开奖记录
<font id="1rj5r"></font>

<p id="1rj5r"><delect id="1rj5r"></delect></p>

<p id="1rj5r"><output id="1rj5r"></output></p><noframes id="1rj5r"><p id="1rj5r"><output id="1rj5r"></output></p>

<p id="1rj5r"><video id="1rj5r"><delect id="1rj5r"></delect></video></p>

<p id="1rj5r"><p id="1rj5r"><font id="1rj5r"></font></p></p>
<p id="1rj5r"><p id="1rj5r"><delect id="1rj5r"></delect></p></p>
<video id="1rj5r"></video>

<p id="1rj5r"><output id="1rj5r"><font id="1rj5r"></font></output></p>

<video id="1rj5r"><p id="1rj5r"><delect id="1rj5r"></delect></p></video>

<video id="1rj5r"><output id="1rj5r"></output></video>
<video id="1rj5r"></video>
<p id="1rj5r"><output id="1rj5r"><font id="1rj5r"></font></output></p>

<p id="1rj5r"><output id="1rj5r"><font id="1rj5r"></font></output></p>

<video id="1rj5r"><output id="1rj5r"></output></video>
<p id="1rj5r"></p>
<p id="1rj5r"></p>

<video id="1rj5r"></video>

<video id="1rj5r"></video>
<p id="1rj5r"><delect id="1rj5r"></delect></p>
<video id="1rj5r"><output id="1rj5r"><delect id="1rj5r"></delect></output></video><noframes id="1rj5r"><video id="1rj5r"><output id="1rj5r"></output></video>

<p id="1rj5r"></p>

<video id="1rj5r"></video>
<video id="1rj5r"><output id="1rj5r"><delect id="1rj5r"></delect></output></video>